一岁.

从不开车
车速太慢,至少也要开飞机
真实身份是园田海未的媳妇
缪缪单推

母:你每天都上这个APP干什么?

我:啊,看看我喜欢的太太有没有更新。

母(疑惑):太太?

我:嗯,意思是说同人画手或文手,他们都很棒。

母:这样啊,我还以为是妻子的意思。

母上走远了。

我:……

我(突然笑):ww


其实也没错,我确实是看看我的太太有没有更新。


【海鸟/结婚纪念日快乐】在班上看一些糟糕的东西是不会出问题的?

#海鸟 、微德森派、微楠条

#上课激情摸鱼

#ooc警告

0.

我是三森,在一所女校里上学。

现在我所在的班级里气氛十分凝重。

那个表情僵硬仿佛在下楼梯的是我前桌,德井。

德井身边站着的是我们的班主任,南小鸟。

讲台前停下讲课,看向这边的是化学老师,园田海未。

一切还要从半小时前说起。

1.

下午的最后一节课是化学课。园田老师板书时,我瞅见德井悄悄地从书包里掏出一个小本本,在课桌底下翻阅起来,时不时笑几声,是标准的大爷音。

我掐指一算,发现事情并不简单,偷偷踢一下她的椅子,小声说:“敢在园田老师课上看别的书,不要命了?”

她回头望一眼园田老师,回:“哎呀呀,是南条写的海鸟文啦。”

想不到南条不仅是个游戏宅而且还是个文手。

“哪篇啊?”

“新出的浴室play哦~”德井笑着说。

想不到南条不仅是个游戏宅文手而且还是个闷骚。

我在心里谴责南条。

2.

“你表情好猥琐。”

“等你看的时候也会这样的。”

“放学给我。”

“不给,我要带回家看看能不能画成漫。”

“那我放学后和堀一起走了?”

“好啦好啦给你看!”

不知道为什么,每当我搬出堀时,德井总是会答应我所说的任何事。是她们感情比较好么?

“成,你小心点,别让老师看见了。”

“知道了……大木头。”德井嘟囔一句。

木头是对我的昵称么?我有些想不明白。

3.

园田老师平时不苟言笑,认真严肃,但在见到南老师时就很会温柔,眼中的宠溺近乎溢出来。而南老师与园田老师相处时,则恨不得整个人趴在她身上。

我曾亲眼看见她们两人胳膊挽着胳膊一起走路,可见二人关系有多好。

本来我们对她们之间的关系认知为“朋友”,但在有次园田老师枕在南老师大腿上,也就是传说中的膝枕时被几个问题目的同学撞见后,联想到之前种种可疑的线索,纯洁的友谊在我们心中升华成了DOKIDOKI的一种关系。

渐渐的,班里开始有同学创作二人之间的故事,产生出cp“海鸟”,在大家手里各种传阅。

4.

重点是偶尔会有少儿不宜的篇章,比如德井手中的“浴室play”。

这种时候就需要像南条这样的闷骚。

这些文里,园田老师“技术”十分高超,也很会撩,常常把南老师弄的脸红心跳,欲罢不能。

5.

↑导致后来有同学看到她们站在一起就会流鼻血。

6.

和德井交流完后,我百无聊赖地听了一会儿课,瞟眼手表,快下课了。

最后一节课啊……放学后去干什么呢?

啊,带德井去新开的书店吧,那里有好多漫画,她一定会喜欢的。

而且路上还会经过楼梯。我愉悦地想。

7.

我伸个懒腰,眼神不经意扫过后门。

有一撮可疑的毛在门框旁晃动。

我揉揉眼睛,仔细一看。

啊,原来是南老师,身为班主任来看一看班级情况是应该的。

虽然我的位置能让老师看得一清二楚,但我一直在听(发)课(呆),所以不用紧张。

唔,似乎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德井头趴在桌子上,肩膀因为笑而颤抖了几下。

她好像在偷偷看着些什么。

……

我反应过来,赶紧去踢德井的椅子,可是来不及了。

“呀,这是什么书呢?”南老师走过来,微笑着从德井手里抽出本子。

哦嚯,完蛋。

8.

时间回到现在。

南老师翻开小本本。前桌站起来,呆若木姬。园田老师望向这边。

我为德井点了根蜡。

南老师的笑容在扫了几眼内容后凝固。

这就好比在看你自己的本子!哦不,已经就是了。

园田老师见状况不对,试探性地问:“南桑?”

南老师听到声音后恢复笑容,同时用我们平时不可能听到的甜腻嗓音,软软地喊:“海未酱,过来看看这个~!”

9.

我:“?”

德井:“?”

10.

平日里两人在同学们面前都是以敬称互称(天知道私下里用什么称呼),今天南老师怎么……

还有。

“过来看看这个~!”

这个反应不太对啊?!

园田老师也愣了一下,脸微微有点红:“啊,啊?嗯……”

她走过来,接过小本本,翻开。

南老师一直微笑着注视园田老师。

班里同学都看向这边,表情莫名羞涩又兴奋,想必是都知道这个本子里有什么。

11.

五秒后。

园田老师的脖子以上逐渐全部红透,眼里全是无助,说话结结巴巴的。

“这,这都是什么啊!!破、破廉耻!……!”

南老师笑意更深。

我看清楚了,那是坏笑。

她踮起脚,在园田老师耳边说了一句话。

由于距离很近,我听见了。

12.

“海未酱,晚上试试这个?”

13.

那一刻,我好像看见了园田老师的头上冒出几缕烟,脸变成西木野校医最喜欢吃的食物的颜色。

此时,下课铃响起。

园田老师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一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奔出去。

南老师对背影喊:“去办公室等我啾♡——”

……好像踉跄了一下呢。

14.

南老师走上讲台,举起手上的本子,笑眯眯地问:“嗯,请问是谁写的呢?”

“盯——”大家一起看向南条。

“呃!”南条明显一慌,挣扎片刻发现无用,准备站起。

“我写的。”

我看向声音的来源——楠田。

可那篇是南条写的啊?莫非是想英雄救美?

那一米五的身子看起来格外伟岸。

15.

南老师挑眉:“后面那篇……绚濑老师和海未酱的文章也是你写的?”

敬称和昵称太明显了。

绚濑老师是我们的数学老师,据说有四分之一俄罗斯血统,金发碧眼,十分迷人,与物理老师——东条老师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但她和园田老师也若有若无地暧昧,总是喜欢摸摸园田老师的头,捏捏脸,像是调戏一般。

因此班里也有一些……“绘海”粉。

俗话说得好,数理化剪不断理还乱嘛。

这该说是对家?

16.

“啊……是……”楠田弱弱地答。

南老师的表情变得很微妙,而后一脸歉意地道:“可惜,海未酱是我的交往对象呢。”

……

班里一片寂静。

17.

南老师微笑着直视楠田,扬了扬手中的小本本。“这么棒的文笔,多锻炼锻炼会更好,再就写点别的文章吧?”

“你和南条为主角的文章如何?”

……

我嘴角抽动,不由自主地颜艺。

18.

于沉默的气氛中,南老师走到门旁。

“啊,还有——”南老师似乎想起了什么,把头探回来。

“其实海未酱蛮容易害羞的,她是在下面的那一个呢啾♪”

……

空气静得不能再静了。

“♪”可爱的班主任满意地点了点头,走了。

19.

在南老师离开的十秒后,班级里爆发出一阵难以言说的声音。

由“王德发?!”“万岁!!”“lonely my love!!”“我萌的cp不是yy是真的啊嗷嗷嗷嗷嗷嗷!!!”等混合而成。

20.

此时德井呆滞地回头。“诶,我是不是,做了一件很、很好的事情……”

我把她抱进怀里,揉了揉她的头。“你是英雄。带你去看漫画吧?啊,还有炒饭,我请客?”

end.

【1021えり生贺】这是一个非常俗套的勇者与魔王的故事(下)

#本来想写一个故事

#结果变成了沙雕文

#ooc警告

 


亚里沙正于自己房中穿着痛T看live,大喊“う”模仿被爱神之箭射中的声音时,突然城堡断了电,一片漆黑。亚里沙一愣,而后在手心召唤出火焰精灵。

“什么嘛......这破城堡的供电系统越来越差了......上个月才停过一次,今天又——”她不满地吐槽,随即意识到了什么,噤声。

“啊——”这哀鸣分明来自于绘里魔王,伴随着一阵东西被胡乱扒倒的声响。

亚里沙亲王冲出自己的房间,奔向声源处。

“完了完了完了,这次是大规模停电......”亚里沙一边跑一边向四周张望。

月光幽幽地洒进城堡,惨淡的颜色在黑暗中显得有几分诡异。

亚里沙不禁打了个寒颤,脚下不自觉加快。在路过一个不起眼的小拐角时余光瞄见一团颤抖着的不明物体。

找到了!亚里沙松口气,再次召唤出火焰,跑向那儿。

但见绘里魔王缩在墙角,双手抱住膝盖,脸埋在其中,肩膀不断颤动。

哦,人间惨案。

亚里沙跑到跟前,小心翼翼地拍绘里的肩:“姐姐,是我,亚里沙来了。”

“唔......”绘里魔王抬起头来。亚里沙这才看清她的样子:眼圈通红,神色惊恐,清秀的面庞上全是泪痕,原本柔顺的金发变得无比凌乱,像极了一只被抛弃的金毛。

“亚,亚里沙......呜哇——”魔王大人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趴在亚里沙肩头大哭。

亚里沙亲王无奈地拍着自家姐姐的背,“嗯嗯,我在。你先召唤出火焰精灵好不好?”绘里魔王勉强恢复理智,打了个哭嗝。“好......”她抹了抹眼泪,手心里绽放出一簇明显亮度高于亚里沙那簇的火焰。

“呼......”亚里沙长舒一口气,其火焰逐渐消失。毕竟维持召唤也是很累的。

她不止一次问过绘里,为什么不在黑暗中使用魔法,但得到的回答都是沉默。最后得出结论:魔王大人怕黑到极点,只要环境黑暗就会变得战斗力全无。

绘里平静些后注意到了亚里沙的着装。

“不错喔,妹妹。”绘里魔王比了个大拇指,神色赞赏。

亚里沙低头一看——海未痛T还没来得及换。

“......”亚里沙手一挥,身上多了一件大衣。站起身来,作势要往外走。

“你,你去哪!”绘里魔王慌了,急忙拉住亚里沙的衣角。

“去地下室看看供电系统出了什么毛病啊,总不能一直这么暗下去不。”“我也——”“姐姐你现在能站起来么。”亚里沙无情地说。

看着绘里魔王惨兮兮的模样,亚里沙叹口气,用哄小孩的语气道:“乖,我很快就回来,你维持召唤在这里等我就好,听话。”

“可是......嗯......”绘里魔王欲言又止,最后轻轻应了一声。

即将离开拐角时,亚里沙没忍住,回头看了一眼。

魔王大人背紧贴着墙,重新缩成一团。

果然还是只能用“可怜”来形容在黑暗中的姐姐啊。

 

在远离那团金毛后,亚里沙开始冷静分析情况。

城堡的用电量不是太大啊,怎么会莫名断电呢......亚里沙亲王一边向地下室赶一边思索。侍卫人呢......

自上次停电事件后城堡已经有了备用电源,这次......

思考之时,一道冷风从脸边划过。

“诶!”亚里沙反应迅速,伸手一抓,眯起眼查看。

“这是......塔罗牌?”亚里沙亲王喃喃出声。

她神色一凛,手中出现一把长剑,回头迎敌。

刚转过身,便感受到一根柔和而又不失力度的手指按在自己的额头上,随即身体不听自己使唤,用尽全身力气才只能动根手指。

居然中了这么明显的陷阱。亚里沙懊恼地皱眉。

来者却是笑眯眯地直视她,道:“好久不见呐,亚里沙~”

亚里沙瞪大眼睛,心中明白一切,费劲地说:“希姐姐?!”

希笑着在亚里沙耳边道:“先委屈你一下啦,等咱解决了和绘里里之间的事情后会来帮你接触巫术的。”

“喂......”亚里沙望着东条勇者潇洒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我怎么就成姐姐爱情路上的牺牲品了呢......

 

 

 

此时,超级厉害举世无双的绘里魔王,依然缩在自己的那个小角落里瑟瑟发抖。

不愧是姐妹俩,绘里和亚里沙一样考虑到了断电的问题,而且已经通过“没有侍卫进来”这一事件得出“勇者入侵”的结论。

这个勇者会是谁呢......绘里魔王望着火焰发呆。

掌心的火焰精灵调皮地跳动,外焰是不是蹿高,亮度也提高几度。

知道自己“怕黑”弱点的人,而且能很轻易地打败武力值并不低的侍卫们......屈指可数。

啊,亚里沙怎么还不回来。绘里突然有些烦躁。

“绘里里”这个称呼很熟悉,在哪里听过,但记忆久远,记不清是谁叫的了。

这种感觉很不爽。

“呼——”一阵阴风吹过,绘里魔王手中的火光应声而灭。

“啊嘞......”绘里脑子当机,呆滞地望着手心。

周围再次变得漆黑一片,乌云遮住了月光,只透出朦胧黯淡的轮廓。

“——!!”绘里顿时浑身冷汗,连支撑身体,维持“坐”这个姿势的力气都几乎失去。

黑,一望无际的黑,未知的黑,你不知道里面有什么。

每当被黑暗包围时,绘里总是有一股无力感,只能任凭着自己被拆吞入腹,最多下意识地寻找东西盖住自己。有人在身边会好很多,但依然无法逃脱恐惧。

绘里强撑着打起精神,准备应敌。一般的风不可能吹灭她的火焰。被迫紧张地左右防备,同时还要努力克服恐惧。

毫无意识地,一个人影瞬间出现在绘里面前。

“!!!!!”绘里的惊吓程度达到顶峰,声音都发不出。毕竟是魔王,本能地召唤出一把短刃,附上冰霜之息砍向那人。

东条勇者却只是轻轻地抬手,扣住了绘里魔王的手腕。

绘里手足无措。明明用了全力刺出去,但一接触到希,力气就犹如被导出一般,缓缓流失。就这样,绘里魔王被按在了墙上。

无力和恐惧交汇在绘里心间。居然对方这么厉害的么.....她绝望地闭上眼。下一刻,就要被杀掉了吧。

等待片刻,没等到杀招,却是等到了温柔又隐含着不满的关西腔:“绘里里就是这么迎接咱的嘛?”

绘里惊讶地睁开眼,努力聚焦到眼前的黑暗,颤着声,问:“......希?”

就像是打开记忆的钥匙一般,绘里记起了那个怎么都想不起来的名字。

东条勇者神色无奈,笑着说:“终于想起来了啊。”

“你不是应该在——”“在南方?”希接过绘里的话。“咱来这里可是有两个目的的哦。一个是打败魔王......”希故弄玄虚,迟迟不说另一个。

绘里魔王忍不住问:“第二个呢?”“暂时不告诉你。”希狡黠地坏笑。

“那,那我们让这里亮一些再谈好不好......”绘里弱弱地问。

“这是小惩罚。”东条勇者挑眉。“回答咱,为什么当时不告而别?”

绘里闻言,带上哭腔,小声说:“因为......因为你是巫女啊......”

巫女怎么可能和魔族在一块儿呢。

东条勇者一怔,温柔地笑了。

“怎么不可以呢。”

“咱不会欺负你的。”

“咱的第二个目的啊,是来找绘里里赴当年的约定。”

“你说过,长大后要和咱一直在一起。”

“你愿意么,魔王大人?”

眼底里尽是宠溺。

 

 

 

 

第二天,音乃木阪国中传出一个消息。

绘里魔王被东条勇者打败,带回国内。

绘里表示将不再做魔王,而是改行去当偶像。

矢泽偶像表示会拉她进公司,交给小泉经纪人来管理。

魔王,就这样被勇者打败了。

不过是以别的方式。

 

 

————————————

当天晚上,魔王被勇者骑在身上耀武扬威。

各种意义上都是。



【1021えり生贺】这是一个非常俗套的勇者与魔王的故事(上)


#希绘

#梗源于某世界第一绘厨的微博

#ooc警告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国家。

那儿的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有空闲的话会去当当偶像阻止下废校,名气大了说不定还可以开场live,运个手游,骗骗眼泪和钱什么的。总而言之,生活平淡而又幸福。

这国名字就叫音乃木阪。

不知何时,音乃木阪国旁出现了一个大城堡,据说里面有着当今世界上最可怕的魔王。魔王武功高强,法力无边,上天遁地,无所不能,拳打齐木楠雄,脚踢琦玉老师。当然,以上都是据说。

而且听曾误打误撞目睹过魔王面容的人说,魔王还是个大美人。她金发蓝眸,嘴角挂着坏笑,眼里有一股帅痞劲儿和几丝丝诱惑。光滑的白颈惹人犯罪,修长的双腿赏心悦目,身段纤细而又蕴含曲线美。

“啊,一切都是那么恰到好处~”那个少女眼里冒着桃心如是说。

有人听了这般形容十分好奇,便去城堡门口日夜蹲守,拍到了魔王的照片。

戏剧性的是,魔王发现偷拍者后并没有生气,而是给了一个wink。照片便是wink的那个瞬间。

照片被发到了推特上,魔王迷人的身姿使她拥有了一个后援会。目前粉丝数量仅次于园田武士。

顺带一提,魔王的名字“绚濑绘里”也被某个死宅扒了出来,于是后援会产生出一个口号:

“聪明可爱小绘里!!”



国王南大鸟觉得这样不行。一来绘里魔王指不定什么时候抓几个看上眼的女孩子回城堡折(tiao)磨(jiao);二来即使她不来恐怕也有成千上万春心萌动的少女送上门去了。

所以南大鸟派了几个勇者去打败魔王,可惜都以失败告终。同时这举动也引起了后援会的不满:绘里那么可爱为什么要讨伐绘里,人家不啥都没做么。

南大鸟无奈,虽然绘里魔王很安分但你把一魔王放在国家旁边不管也不是个事儿啊。思来想去,南大鸟最后决定让一名叫“东条希”的神棍……啊不,占卜师去讨伐魔王,如果这次还打不过就用口才说服魔王搬远点,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告辞。

“这是我们村里最好的剑……”南大鸟郑重其事地把剑交给东条希。

占卜师有些疑惑,问:“为什么上次海未亲去城堡时没把剑给她?”

南大鸟闻言眼圈微微一红。“我本是相信小海的战斗力的……”

园田武士潜心学习剑道很长时间,自然不弱,没拿上 村里最好的剑竟然也与绘里魔王打得不分上下,甚至略胜一筹。正激烈之时,魔王不知出于什么心理轻抚了一把园田武士的脸,在二人擦肩而过时在耳边道:“真可爱。”

“小海她哪里都好,就是不经撩啊……”南大鸟轻轻拭泪。

园田武士听到这声夸赞后,脸变成了番茄色,攻击也没了章法,被魔王反败为胜,同时心差点被勾过去。回到音乃木阪后被小鸟艹了一晚后才把心收回来。

“希,你要替我们家小海报仇啊——”南大鸟豆大的泪珠从脸上滑落。

东条希沉默地看着手中的EX咖喱棒,而后轻轻点头,用软糯的关西腔道:“放心吧陛下,咱一定会带上最好的剑,翻过最高的山,闯进最深的森林,把魔王带回到面前的。”

南大鸟没听清:“啥?”

东条希立刻改口:“咱一定会打败魔王的。”

当天下午,东条希——现在我们应该叫她东条勇者——便出发了。南大鸟欣慰地望着她的背影,小鸟也扶着腰酸背痛的园田武士目送。

但她们并不知道,东条勇者早已看过绘里的魔王的照片了,并且是后援会的粉丝头目。

她发现,绘里魔王好像是她某个始乱终弃的幼驯染。

东条勇者此行的目的,从一开始就不是打败魔王。

而是调教老婆。



夜晚,某个城堡。

绘里魔王坐在自己的王座上,以王者之势,吃着巧克力。

其妹:亚里沙亲王坐在自己的宝座上,以王者妹妹之势,吃着穗村的包子。

其实所谓王座什么的只是床而已。椅子坐着多累啊。

面前的电视正放着最热的新闻。

“震惊!某矢泽姓女星家中竟出现另一人身影!经邻居提供信息,那人居然是国内首富——西木野总裁!两人似在交往!”

画面是几张之前电影首映会上矢泽偶像与赞助商西木野总裁两人的合影。

“Хорошо……”绘里魔王嘴角微抽。

而亚里沙亲王眼神飘忽不定,心里在想着些什么。在包子吃完后浑然不知,把手伸进嘴里,咬下。

“嘶——”亚里沙的表情顿时纠结起来。她甩甩头,对绘里说:“姐姐,我先回放钻研功法了。”

绘里魔王新开一包巧克力,含在嘴里含糊不清道:“你去吧。”

望着亚里沙看似稳重,实则雀跃的身影,她笑着摇了摇头。

哼哼,我愚蠢的一抹多哟,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房间里藏了些啥么?

前段时间,绘里魔王和亚里沙亲王一起看了一部恐怖片。当天晚上,绘里便以“妹妹可能会害怕”的理由强行到亚里沙房间里睡觉。

才,才不是她自己害怕呢!!

绘里魔王第二天早晨翻身后摔到了地上,误打误撞在床下发现了几个大箱子,里面全是和她交过手的园田武士的周边。

抱枕,写真,海报,专辑,贴纸,手办,趴趴,本子……该有的有不该有的也有。

你好歹也是魔王的妹妹啊!这样真的不会被当做痴汉吗?!

看亚里沙开心的小碎步,想必是去她的箱子那里偷税了。

绘里魔王嚼嚼巧克力,咽下。

啊,也幸好亚里沙是海未的粉,她才能知道园田武士有一个“容易害羞”的弱点,不然可能真的打不过。

想到这里,绘里比了个“我超帅”的姿势,自言自语:“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想到对策,我还真是聪明又可爱呢……”自动屏蔽打不过这一事件。

话音未落,一名侍卫通报:“魔王大人,有一个女人在城堡门口,说是要见您!”

耍帅被打断的小绘里很不开心,道:“跟她说不见。”

侍卫迟疑片刻,开口:“可她说,她有让您后悔不见她的方法……”

绘里魔王挑眉:“哦?我等着。”

在侍卫回话的当口,绘里站在窗子前观察那个女人,只是身体被斗篷盖住,看不清楚模样。

与此同时,那人仿佛察觉到了什么,对上绘里的视线,露出一个“希皮笑脸”的笑容。

“好久……不见,绘里里……?”绘里魔王一个字一个字地读出唇语。

还没来得及反应,城堡里的光源通通熄灭,陷入了黑暗。

一秒后。

啊——”城堡里传出一声惨叫。